• 【海南陵水天气】,陵水天气预报一周,7,15天查询 2018-07-17
  • 于晓梅委员:提高在校大学生职业规划意识 2018-07-17
  • 德州04月份天气德州04月份气温德州2018年04月份历史天气 2018-07-17
  • 赴芬兰大熊猫异国过年 雪中玩耍倒挂金钩 2018-07-17
  • 贵阳制定三年计划整治占道经营 2018-07-17
  • 測試“發現”號ROV深海機器人 2018-07-17
  • 赣榆--江苏频道--人民网 2018-07-17
  • 直通贵州省纪委--贵州频道--人民网 2018-07-17
  • 你的肥胖也许是喝水喝出来的 2018-07-17
  • 炒菜前必看“吃油指南”,用错油毁了一家健康 2018-07-16
  • 全球街采:原来他们这样看中国共产党 2018-07-16
  • 海带是最强长寿菜 海带的9大神奇养生功效 2018-07-16
  • 陈乔恩过去被指酒后德行差 曾从晚喝到早被封酒神 2018-07-16
  • 卫生健康--黑龙江频道--人民网 2018-07-16
  • 第13期全人代第1回会議政協第13期全国委員会第1回会議 2018-07-16
  • 北京pk10稳赚技巧
    | | | | | | | |
    位置导航: 北京pk10稳赚技巧 > 双峰文史 > 正文

    罗泽南业师考辨
    李志和
    2012-05-04 11:29:04 【字号 】【关闭

    罗泽南的《罗山遗集》中有《哭陈厚斋师》二首,诗云:
    野景荒凉月色迟,少微星坠不胜悲。
    逢人说项偏怜我,载酒从雄忆访师。
    白雪凝阶空入梦,春风识面费寻思。
    伤心最是弥留日,犹拂华笺拟寄诗。

    小住蓬莱只自奇,半生不受世尘羁。
    字规魏晋翻疑古,文慕周秦懒入时。
    传世有书多未了,封侯无相更谁知。
    几回烟雨空濛候,泪洒东风听子规。
    对于上文里的陈厚斋师,当今一些介绍罗泽南的文章或传记中,都把他与罗泽南的另一位老师陈权(达卿)混为一谈。因此,笔者搜集史料,作些考辨如次。
    陈厚斋,名敦修,字艮吉,号厚斋,又号蓬莱小住山人,邑庠生,系出锁石十竹山尚义陈氏。其祖德愉,字石渠,贡生,为里中名儒,曾与张正笏(笔石)编《楚南四家》。父名扬祖,字楚山。厚斋生于乾隆五十九年四月,卒于道光十五年十一月,年四十一。罗泽南请其师王安辅先生为陈厚斋取谥号,遂私谥为“文简先生”。
    兹录王安辅先生所作《蓬莱小住山人墓志铭》:

    余友蓬莱小住山人,以其九世祖茔故,卒于湘城旅邸。余始闻而疑,疑传者之非其真也;继而骇,骇斯人之竟如是以终也;寻而悲,悲良朋之顿逝,怅切   之无人,盖不觉涕泪之横集也。已而其弟逊斋先生,以山人之铭属予。予维南丰曾氏有言:作铭者当观其人,苟托之非人,则书之非公,与是则不足以行世而传后。予其能铭山人乎哉?特以山人半生交游,所称相知最深者,莫余若也。辨之不惑,议之不徇,余窃有以自许矣。爰为之述曰:
    山人陈姓,讳敦修,字良吉,号厚斋,又号“蓬莱小住山人”。祖石渠公讳德愉,由贡进职主簿,例授登仕郎,文行载县志??汲焦溲镒?,例授登仕佐郎,轻财好义,名重一时。妣张氏。
    山人生而警敏,甫四岁,诵书日数百言。年二十,受知于督学使者刘公彬士,补弟子员。后益积学自励,慨然有志于当世之务。岁科试屡列优等,湘邑人士莫不折服山人,而乐与之为友。然真知山人之为人者,盖亦鲜也。山人读书极专一,此书未熟,不复阅他书。每当凝神静思时,若不觉天之为盖、地之为舆也者。及夫理趣会心,则神融意畅之况,时流露于眉宇间。自四子五经迄迁固以下诸史,皆能钩其深而驰会其事理。故发为文章,理精义周,可以羽翼经传,无奇正浓淡,悉粹然儒者之言,一洗甜熟芜秽之习。同学中有劝其稍投时好者,山人笑谢曰:昔人谓举业为士君子求见于君之羔雉,吾伪饰羔雉以希倖进,夫先自欺已??龈┭鏊嫒?,将卓然自立之谓何?吾不能舍此本来面目也。故虽艺战数北,终不改其初服。而本其光明磊落之怀,著之于诗,皆自抒机杼,空所依傍。其书法以率更为宗,参以颜柳禇虞用笔之意,他如篆隶飞白皆擅场,盖山人之能精其业如此。
    予尝纵览自古文人,如魏收、范蔚宗辈无论也,即扬子云之法言,潘安仁之诗赋,文非不工,而其人终不免后世之讥议。何者?离文与行而二之也。山人则合文与行而一之。初,山人之叔  父介亭公无子,其伯父勤甫公以次子慎堂后之,议割田二十亩为山人兄弟别业。楚山公不欲,曰:为人后者为之子,父所有,子承之,理也。世俗虽有别业之例,究属理所不居,愿兄以读书识大义勉侄辈,勿以利饵也。道光甲申析爨,山人堂长兄培因欲如前议。山人曰:是固先君子所不欲也,言犹在耳,吾岂今日而遂忍死其亲乎?固辞不获,乃受某处田四亩。曰:吾所以处,伯父也。越三年,仍以四亩归慎堂。曰:吾尔时亦权受耳,终不忍伤厥考心,兄其管之,毋庸辞。盖山人之能美其行也又如此。鸣呼!义利之界,士人之大节所系也。今之人与之谈论,率皆洁清自好,严取舍,励廉隅。一旦可欣可羡嗜之物来于前,遂不复知义理为何物。山人乃独能以古义自持,即一事,而其介节、其孝思、其友恭已备见焉。倘非读书学道实有得于心,其何以若此?而山人之生平亦即此可得其概矣。山人又有为其族劝捐学田事见于状,不具录。余之知山人者如是。
    或曰:山人优于学,丰于才,而竟不能展其志,以有所表见于世,是则可悼也。余曰:是固然。虽然,子所见者犹小也。夫人亦惟能全乎?天所生之,理耳。山人之业精矣,其行之美又如此矣。是不负天之所授也。既不负天之所授,则遇不遇何足道哉!山人生于乾隆五十九年甲寅四月二十七日午时,卒于道光十五年乙未十一月二十三日午时,得年四十一岁。葬本处地名松山边,艮坤向。妻朱氏,子二,长有畅,姿聪明,能刻意读书。次有,尚幼。女三,长适曾,次适王,次字李。
    余之叙山人懿行也,山人之门生罗子泽南从游余门,请为山人谥。余谓谥者,就毕生之行事定没世之声称。自汉魏以来,同好皆有私谥之义。无其实而诬之,不可也。有其实而不及,亦非所以奖励人心也。以山人之苦心焦思,本其所得,以发之于文章而体之身心,其乌可以不谥?考谥法:勤学好问曰文,壹德不懈曰简,山人可谓有其实已。谨谥曰“文简先生”。 铭曰:
    惟我文简,学积于己,行植其躬。厥遇自啬,厥道自丰。称善扬美,是余夙衷。惟此铭词,永昭幽宫。


    陈厚斋长于诗,今尚义陈氏族谱上存诗六首,石牛湾洲罗氏族谱上亦存诗一首,即《挽罗荣升先生》诗云:
    一自星光陨少微,花坞竹屿景全非。
    鼎湖万里惊龙去,华表三更冀鹤归。
    篱下尚栽延寿菊,溪边空见钓鱼矶。
    几回梦醒空惆怅,愁看东风柳絮飞。
    陈厚斋先生亦长于文,他为王安辅之父丹山公作《丹山公七旬晋一征诗启序》见于梽木山王氏族谱,权录如次:

    经文纬武,勋名职由才地;俟本培根,学问端赖性天。彼侠气盈腔,固郭解朱家之习;即慈云满腹,亦黄花翠竹者流。谁为天下英雄,文章绣虎;孰是山中宰相,邱壑怡云。丹山老伯台本末兼综,洪纤毕具。秉英姿而崇实行,储硕画而树清标。先生将移我情,贤者固不可测。
    盖自妙年抚剑,气欲凌霄;早岁策鞭,足恒蹑电。春风匹马,射曾试自平林;秋水双瞳,书自读来宿世。以故词场驰骋,驻坡蓦涧而来;文势溯洄,倒海排山而至。若使并州横槊,定然目短曹刘;有如子美登台,几欲气靡屈贾。乃素抱自绕爽气,而丹台蔼若仁风。十龄而萱草逢秋,哀感蹙宾朋之安;九载而椿庭侍疾,瘠癯松衣带之围。高堂则以参术延年,孝子则于鼎铛度日。叔治哀而罢社,浚冲毁以支床。自古如斯,于今为烈。尔乃心怀敬诎,谊笃天伦。珠为树而枝则三,玉自昆而齿居季。问饥寒以勤恳,司马公矩矱犹存;感风雨而恻怆,小苏子性情再见。推之鲋苏涸辙,累庇本根。代族子以营生父,召公者唱遍妻孥之口;顾邻丁而指菌母,郑卿者欢腾衢弄之谣。而乃寂敛神功,不言所利。信是坚持雅操,有得于中;若其料事英明,当几沉毅。茂宏不以风闻为政,人服其明;彦方惟以正己为心,物从而化。三更皓月,鬼域潜消;一带秋烟,牛羊野卧。诸凡厘疏积弊,唱举芳规,铭在人心,碑传众口。间者齐眉梁案,抱膝陶园。酒清北海之樽,辖浊孟公之井。遇恒辈则谈因果,集嘉宾则语性功。盈架拥百城,甲是经而乙是史;环庭芳五桂,吴之虎而蜀之龙。若者色养于膝前,若者心游于林府。而次嗣尔云者,鲤庭春盎,盍盍桃红;獭祭色柔,油油划绿。旁观者健羡乃翁之恬适,当局者剧谈爱日之舒长。自应天与以年,岂止人钦其宝。
    兹阳月生明之候,为七旬晋一之辰。金鸡则北陆迟迟,特永无量之晷;玉照则南枝蔼蔼,争固有脚之春。谨集同人,恭疏小引。簸来糠秕,米须掷自麻姑;惠以琼瑶,璧更愈于和氏?;蚧嫦闵浇蟊?,或描洛社须眉。君请当五凤楼头,平持玉尺;我欲厕大罗天上,敬听霓裳。

    郭嵩焘当年作《罗忠节公年谱》时,既将陈厚斋先生付之阙如,又将王安辅先生谬作罗泽南之友,年谱称:“道光十六年,(罗山)先生与王籋云同馆授徒,常论为学之要”云云,后同治年间修《湘乡县志》为王安辅立传时,遂以讹传讹。梽木山王氏族谱所保存的《十七代尔籋公讳安辅传》即对此作了辨正,兹录全文:

    公讳安辅,字籋云,号星垣,丹山公次子也。丹山公学粹文老。公性至孝,幼承庭训,颖悟独捷,读书目十行下。丹山公苟有疴养,则舍卷起,敬抑搔之。稍长,从诸名师游,博极群书,探厥精蕴。工四书艺,每兴酣摇笔,一日可居数十篇。闻丹山公偶有不豫,虽夜过半,必自馆奔归,敬询安否。年廿余,邑侯羊擢置上选第一,即于是年受知于督学使者谢,补弟子员。厥后岁科试屡列一等,遇廪缺补增。以辛巳己亥两科鼎荐莫售,遂废举子业。肆力于古文辞,曰:余既塞于遇,独有太史公所云垂空文以自见耳。其为文,规仿韩欧,推陈出新,悱恻动人,不落宋元下蹊径。同时有曾太史广渊,固名甲科,工楷法,凡制锦求书者,必公作始题,其倾慕如此。初,丹山公笃念本源,以我族谱牒自乾隆戊辰肇修以来,已越八十余稔,续修万难少缓。岁戊子,合族和会,众谋佥同,推公与公弟朴亭公司厥主纂。公孝子也,知父有志久矣,又重以族谊,不容辞。由是定式发凡,旁搜远绍,于旧谱之所遗忘者,采而录之。而于旧谱之有成式者,神而明之,更变而通之。书法严,统序肃,家训增,遂卓然成一家言。季年授徒家塾,奉亲之余,究心关闽濂洛,与诸弟子讲论天人性命之源。故忠节罗公师事其门,初习时文,公教以诚意正心,其后以孝子作忠臣,文章勋业,彪炳史册,深得正学之旨。公昆季五,友爱铭深,至老弥笃,他若散财分粟,拯急教危,种种义举,悉本性真流出。公有子太学生讳邦绅,早卒。其媳李氏,以节孝著。
    赞曰:其文之醇正者,其孝之发越也。公自尽其孝,并钦承其亲之孝,以敬宗而收族,尚已!而况能使其佳妇矢志冰霜,节孝凛凛,与夫门人之全忠全孝也。诗曰:孝子不匮,永锡尔类,此之谓矣。向者邑志续修,闻公行谊采入儒林传,(世)永窃私自叹美,以为今而后庶几俎豆公于贤人之间焉。及披志详览,有云“忠节公与同馆某处,心折之”,又深惜秉笔者之失其实。当公殁时,忠节公以王事急难,不及奔吊,慰书来有“遥望师门痛哭”之句,则明明受业,为公徒矣。噫!永生也晚,恨不获亲炙门墙。长来访诸族父老及乡先辈,乃得悉其详。永非能传公者,特恐后之人学公,无从考稽,故敢姑录始末,以备大君子之采择云尔。(世永撰)

    其实王安辅在《蓬莱小住山人墓志铭》中,他已说明罗泽南是其弟子。此外,王安辅在为罗泽南之父罗嘉旦作七十寿序中,也提到“弟子罗山如何如何”,其文较长,此处不具录。
    王安辅曾读书岳麓书院,请山长欧阳坦斋先生为其父丹山公作七旬寿序。王安辅与同乡进士易卓梅(道光十六年,易任江苏睢宁知县时,曾文正会试不第南归,向易君借百金购廿三史)为同学友,请易君为其祖介轩公作墓志铭。王安辅与曾文正之父曾麟书于嘉庆廿一年丙子结为金兰之交,后曾麟书为其弟王择中作五秩寿序。曾麟书佚文今不多存,故录之如下:

    岁丙子,余与王子籋云订金兰之谱。盖亦求仁义醇谨而友之,择所堪也。余年差长于籋云,故籋云与其弟炳南尝兄余,而余亦因而弟之。顾道义之交,亦不无鸡黍之约。余以是往来于醉经堂者再四,又得晤籋云之弟择中棣台焉。当是时,籋云、炳南励志诗书,棣台则摒挡家政。余观其为人,磊磊落落,侃侃庄庄,与之论古今事几得失、人品邪正,辄口如悬河。大要崇气节,尚明决,而薄姘婀因循。余时心异之,谓是殆见义必为,不畏艰辛者。已而闻其整理族纲,乃深信其果锐有为也。盖王氏之谱,始于乾隆戊辰,至棣台领族纲时,已八十余年矣。议屡倡而屡止,棣台以一少年,协其族人定式发凡,历三年而蒇事。非强有力者,乌能胜也。王氏宗祠前栋将就圮,有欲劝捐殷实者,棣台曰:无庸,今族间公事多,殷实少,事事劝捐,将难继。且此举不过百余金,吾意祭费之余,可支此事。今之无余者,亦司事者未省节也。我且经理祠事,以所余为修葺之资。未几,而槛柱坦墉焕然一新。又为其七世祖至溶公新建祠宇,夙夜经营,不惮勤劳。即资助有人,而棣台力居多。至于族众鼠牙雀角争,明如镜,公如衡。虽其族之人,贤者德之,不肖者怨之,而棣台终不以是改其初服。其他余不尽知,第就所知者论,可不谓果锐有为乎?则其崇气节、尚明决,而薄姘婀因循,亦宜也夫。
    天下事成于奋迅,废于退缩。奋迅之人,凡力所能为,与份所得为者,不以淬而劝,不以非而沮,勃然毅然,无所顾忌,而其事遂刻期至于成。若夫靡靡者流,柔弱而不振,怠惰而不肃,苟且偷安,不知长久之计,纵令平居议论不无可取,迨事至物来,明明有不能诿之责,有不可坠之行,畏首畏尾一前一却者,比比皆是。无他,艰难怵其志,而利害夺其心也。如棣台者,以气鼓才,以志帅气,而所为之事,又皆正本清源,尊祖敬宗,其立心之仁孝可想已。独惜未能得志于时,不克大有表见于当世,而其不可摇之志,不可馁之气,不可掩之才,仅仅著闻于乡党宗族耳。然而遇有穷达,功究无彼此也。
    今己酉十月之吉,棣台六旬开一,其族人监堂寄书来,谓棣台实有功于其族,族之人制锦为寿,而乞觞辞于余。余以为寿者酬也,人自立于可久之道,天必以寿酬之。棣台之自立于可久素矣,寿之酬也,其又奚疑焉。抑余又闻之荀子云:乐易者常长寿。今闻其近来宽容易直,退然不自满,是昔之磊磊落落者,今且进而循循抑抑矣;昔之侃侃庄庄者,今且进而温温躬躬矣。岂无所得而然哉?从此颐养天和,身康强而子孙逢吉,棣台之寿,余又知其不待将迎也已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现在再回到此文开始所提到的陈达卿先生。据郭嵩焘所作《罗忠节公年谱》称:道光九年冬,(罗山)读书岳麓书院,从学邑孝廉陈达卿先生。关于陈达卿先生,查石牛乔亭流南堂陈氏族谱可知:陈能权,字可与,号达卿,一号小童,一号平堂,榜名权,行参四。清乾隆五十七年正月二十一日生。陈权之父今琪,号三泉,邑庠生,侧赠文林郎,驰赠奉政士夫。从师张笔石公。陈权则从师张笔石之子举人张眉大。眉大公目之为“未易材”。嘉庆十九年甲戌县院试两首入邑庠,道光二年壬午科中式第八名举人,拣选知县,敕授文林郎,道光三十年九月初一日殁,年58,葬流南堂。道光十六至十八年,陈权聘请罗泽南馆流南堂陈氏族学尚友山房(罗山少时读书之所)。道光十八年,陈权修族谱,亦请罗泽南作谱序。陈权堂弟能璋,咸丰辛亥恩科举人。陈权又一堂弟能经,号岚屏,太学生,诰赠奉政大夫。能经之子显巩,号固庵,例贡生,积学未售,著有诗文集待梓,诰封奉政大夫。与罗泽南为同学友。显巩之子远旭,字始旃,号瑒谷,清道光十一年,师从罗泽南,咸丰六年入邑庠,十年议叙贡元,候选训导。罗泽南剿匪江西时,以师生之谊屡函征召,以无兄弟辞。同治二年癸亥与陈五亭(砥澜)、邓林皋等肄业岳麓,适同邑社友葛葆吾统军河南剿捻,召赴营幕,委办粮台,以军功保县丞,加五品衔。次年葛公丁忧偕归。光绪六年入陕甘总督杨昌濬幕,保县丞。七年保知县加同知衔。十四年入两江总督曾国荃幕,委办湖北武穴,掣验淮盐局。十五年委办湖南靖江,督销淮盐分局。光绪二十五年卒,寿68。陈   瑒谷之三女嫁曾国荃之孙、纪瑞之次子广河(字百航)。陈瑒谷之三子陈又新,派名历墉,号百勤,一号佩芩,行耕十。咸丰七年二月十九日子时生,同治十一年入邑庠,光绪元年科试取优等补廪。十一年乙酉科拔贡,考取八旗官学教习。十五年己丑恩科顺天乡试举人。十六年会试挑取謄录,议叙知县,签分浙江候补知县、加五品衔。民国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申时终,寿66。陈远健,号刚夫,一号南堂,咸丰四年从其师罗山克复湖北洪山,咸丰七年阵亡。流南堂陈氏既是书香门第,又与罗泽南关系非常密切,故多及之。
    此外,罗泽南之师还有罗简拔、罗巨卿、徐先生(名不详)、罗廷弼、张叠浦、罗启明、刘象履、外祖父萧季圭(蔗圃公)、贺熙龄等人,笔者将另作专文予以介绍。


     

    ?

    来源:

    (责任编辑:admin)



    Copyright ? 2008--2017 政协双峰县委员会    主办:政协双峰县委员会办公室
    地址:双峰县委机关大院  邮编:417700  电话: 0738-6821913  Email:hnsfzx@163.com
    维护:政协双峰县委员会办公室  技术支持:双峰县委宣传部网络信息组

    湘公网安备 43132102000144号

    摩臣彩票网址 | 摩臣彩票网址 |